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转载与母亲的二十年01~04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一)

八岁那年,父亲癌症去世,母亲一人把我拉扯大。至今已经过去二十年了。

父亲刚去世的时候母亲很痛苦,但她却从未在我面前流过眼泪。从我记事起,

她就是这样一个坚强的女人。

     也许是为了离开伤心地,父亲去世后一年,母亲就主动申请去渖阳工作。就

这样我们母子二人开始了相依为命的二人生活。

母亲的个子很高,一米七多一点,所以自小在我的印象里,母亲就是一个高

大不可逾越的形象,即使从初二我的个子开始高过她以后依然如此。母亲皮肤很

白,小时候农村长大,身材丰满结实。

我不知道是不是仅仅因为她自小给我的这种高大的印象,还是因为她是我的

母亲,导致我从初中开始,在已经无法自拔的迷恋她的身体之后,仍然不敢有任

何逾矩的动作。

发现自己爱上自己母亲大概是从初二开始,那时候开始懂了男女之情,开始

对女人的身体感兴趣。

     有一次在同学家,一起偷偷看了他爸爸小心保存的毛片。那是我第一次看到

女人的裸体。

     回到家中,母亲下班回来,穿着衬衫短裙,露出白皙的手臂和脖颈,裙子刚

刚高过膝盖,露出雪白的小腿,手拄着墙换拖鞋,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硬了。

那晚,我第一次梦遗,梦见了模煳的母亲的裸体。

母亲一直是邻家大姐姐的形象,对人温柔得体,但对我却一直好像挺严厉的。

她细緻的照顾我起居饮食,关心我学习。从我小学开始,就偶尔会跟班主任

通电话瞭解我的情况。

     她自己工作也很努力,她在电信工作,父亲去世后,我想一方面是为了排解

苦闷,一方面是不想在生活条件上面委屈了我吧,除了平时照顾我,她把所有的

时间都放在了工作上。有时候晚上我在写作业,她也会在我书桌旁边做她的工作。

     我们这对母子的日常,跟所有其他人家的母子沒有任何区別。母亲从来沒有

像其他乱伦小说里描写的那样暗示过我什么,我也从来敢偷看她洗澡换衣服。她

在家也从来不会穿的很裸露,她的睡衣款式是最常见的那种,即使是夏天,她穿

的睡裙也都沒过膝盖,反而是上班时候穿的要更暴露性感一些。

     在我印象里,小时候我很少能看到母亲裸露的大腿,正因为这样,母亲白皙

的大腿,在我不成熟的心灵里,成了最渴望看到的东西。

由于沒有父亲,我内心深处很自卑,会不自觉的疏远同学,但也是因为自卑,

我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学习上,成绩一直是全校前十。我知道,母亲一个人带我

很不容易,所以学习上从来沒有让她费心过,母亲也很欣慰。

     顺利考上重点高中之后,一切如故,依然是我努力学习,很乖很懂事,母亲

努力工作,时不时带我出城去爬爬山,跑跑步。她喜欢运动,我想这是她保持精

力和身材的法宝吧。我家离学校近,所以不住校。

高一下学期的一个週末,我在家写作业,母亲说要带我出去吃饭。

     我问:「为什么不在家吃」

     她说:「待会吃饭跟你说。」

     我不记得吃的是什么了,吃饭时候母亲告诉我,她升职了,现在是部门经理。

我们都很开心,她一直以来的努力终于得到认可,母亲还说:「其实妈一直怕委

屈了你,你现在这个年龄段,同学之间最爱攀比,有一点小虚荣。我生怕你在学

校有自卑情绪,你成绩好,我不担心,我就担心这个。」

     我安慰她说:「家里情况我知道啊,沒什么好自卑的,而且跟同学比,我什

么也不缺啊。」

     我什么也不缺吗,我缺一个父亲啊,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母亲的眼睛湿

润了。这些年我从来沒见过她哭,即使是父亲去世的时候,现在她因为想到我沒

有父亲可怜,却差点流泪。我心里想将来一定要好好孝敬母亲。

母亲升职后,收入高了不少,加上之前攒的一些钱,我们终于不再租房,在

铁西区贷款买了一套三室一厅。多出来的一间房用作书房,我晚上学习,她加班

工作、看闲书都在这里。

换了新房以后,我们母子的生活并沒有太大变化,但是因为书房,晚上在一

起的时间多了很多,有时候我看说做题,她就在旁边看书,有时候是名着,有时

候是畅销书。趁我学习休息的间歇,偶尔还会和我讨论书里的内容,让我以后有

机会也看看。我附和着,但是我明显感到,自己对她身体的渴望日渐强烈。

说实话,高中时候的渴望并不是想要插入她身体里的那种渴望,她是我妈,

我敬爱又心疼的妈妈,我不想肏她,不想看到她淫荡的一面,至少那时候沒想,

我仅仅是想看她的身体。

     这些年来,母亲端庄得体的穿着中露出的那一些许白皙的皮肤,是我最无比

渴望的。每当夜晚,她穿着睡裙,端着水果,给正在学习的我的时候,我的内心

都难以抑制的想去掀开她睡裙,看看她近乎完美的双腿,渴望有一天可以拉开她

睡裙的肩带,看看她丰满的乳房——我不敢,甚至我脑中渴望的这一切都不敢有

一丝表现出来。

     我和她平时说话再正常不过,就是一个青春期有些排斥父母的儿子的模样,

我是那么的渴望她的身体,但偶尔却会对她的关心表现出一丝不情愿。也许正是

因为心里有鬼吧。

我依然不敢尝试偷看她换衣和洗澡,其实即使敢也未必有机会看得到。我更

加不敢去翻母亲的衣物,拿她的内裤手淫。母亲从沒表现出来一点渴望我佔有她

的样子,正因为这样,高中时候的我将所有这些想法都视为邪念,不敢声张——

但是我抑制不住,我开始手淫,想像的物件永远只有她一人。

由于母亲晚上跟我一起待在书房,我手淫的时机就被大大压缩了。那时候我

手淫大概有两个时机,一是母亲洗澡的时候,一是她睡觉的时候。我自然是看不

到母亲洗澡时候的模样,但是她洗澡的时候,我站在卫生间的门外,听着哗哗的

水声和里面偶尔传出的杂乱的声响,下体就会无比坚硬。

     无数次,母亲在里面洗澡,我在门外拉下裤子,疯狂套弄,当里面水声停止,

母亲开始擦拭身子的时候,我脑中想像的形象达到完成,精液喷射而出,然后匆

忙将卫生纸丢到卧室垃圾桶的最下面,回到书房开始学习。

     母亲洗完澡后,我通常会假装去厕所撒尿,但是大多时候,我只是站在里面,

四处望着,闻空气中残留的香气,脱下裤子,望着镜子,想像些什么。我觉得自

己龌蹉。

母亲睡觉是不锁门的,夏天天气热,她睡觉会开着门。这并不是在引诱我,

作为一个正常人家的母亲,一定从沒担心过她的宝贝儿子会趁她睡着爬上床掀开

被子去侵犯她。我当然也不敢,也从未尝试过。只是晚上上厕所的时候路过她卧

室的门口会向里面望一下。夏天时候,偶尔可以看到她一条白腿裸露在昏暗的灯

光里,这就足够我兴奋的了。回到卧室,靠着刚才那一瞥,我就可以撸好一会,

然后舒舒服服的射出来。

有一次晚上,母亲在书房的沙发上歪着看书,最后睡着了。以前都是我直接

叫醒她,但是那天我站着看她的睡容看了好久,最后沒有叫她,而是直接过去抱

起她,要把她抱到卧室去。

     当然,这样一抱,母亲就惊醒了,起初她吓了一跳,

发现我在抱着她也就放心了,嗔道:「你幹吗」

     我说:「別动,我直接抱你到

床上睡吧。」

     她也就沒再拒绝,我抱着她,才发觉这是我长大以后第一次摸到母亲的脖颈

和大腿,因为抱着,她大腿上的睡裙滑了下去,露出一双美腿,这是我最难以抵

抗的。我一阵意乱情迷,下面又硬了,短裤被搞搞的顶起,但是书房离卧室这样

近,几步路就到了。

     我把她抱到床上之后,就理解转身回去了,我怕她看到顶起的内裤。但是我

真的好想一下子压在她身上,手伸进睡裙里去。我也好希望,在我出门的时候,

她会突然叫停我,说:「今晚留在这睡吧!」当然,结果是什么也沒有发生。

我回到书房继续看书,过了一会母亲又端了一些水果过来,说:「下次把我

叫醒就行了,妈还沒洗脸,怎么睡啊。」

     我有些心虚的答应了一声。

     临走时,突然回头笑着跟我说:「劲还挺大。」

     我心中一阵兴奋。

高中就这样平安无事的过去了。我考上了北京一所九八五大学,离开了渖阳,

离开了母亲。

     高中毕业和几个同学去日本进行所谓的「毕业旅行」的时候,班里一个女生

向我表白,我们就在旅行的过程中完成了我的第一次,这个女孩也在北京读书,

我们确立的男女关系。

     回来后,我跟母亲说了这事,她很自然的问了问女孩的情况,跟我说以后得

好好对人家,但是也不能荒废学业。

     我很失望,失望她沒有一点吃醋的感觉,我也死了心,我发觉我可能永远也

沒有机会亲自脱去母亲的衣服,抚摸她的肉体,亲吻她的乳房,肏她的下体了。